2018-12-24 09:35:00 来源:参考消息网 责任编辑:余诗泉
核心提示:目前,YouTube上虚拟博主的数量已超过4000个,在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翻了近一番。

VCG111160800117

很多虚拟视频博主是Cosplay爱好者模仿的对象。(视觉中国)

参考消息网12月24日报道 英媒称,无论是YouTube还是Instagram,一代新型“网红”潮流似乎已经袭来。他们是虚拟人物,却时常以假乱真,如同现实人类一样聊天。未来,我们的偶像会是一群虚拟人类吗?

据BBC中文网12月19日报道,“绊爱”(Kizuna AI)在YouTube上有230万粉丝。她几乎每天都会发布视频,面对镜头讨论生活、爱情和电子游戏。

但她实际上是一个由电脑生成的虚构角色,外表是一个年轻女人,声音来自一名演员。她自称是先进的人工智能。

报道称,她也是近段时间风靡日本的虚拟YouTube博主之一。

吸粉力强

据报道,虚拟视频博主们拥有卡通的外表,运用廉价的运动传感技术生成。与普通的YouTube用户一样,从人际关系到电视节目都能成为他们口中的日常话题。

有迹象显示,这种虚拟人类正越来越流行。今年早些时候,总部位于东京的数据研究公司“本地用户”(User Local Inc)报告称,目前,YouTube上虚拟博主的数量已超过4000个,在两个半月的时间里翻了近一番。对此类亚文化感兴趣的,并不只有日本人。

日本虚拟现实新闻网“帕诺拉”(Panora)的运营者広田稔(Minoru Hirota)说:“这已是一种趋势,在去年一年里尤其被很多人关注。”

“‘绊爱’在欧洲、美国、泰国和韩国都很受欢迎。据说其YouTube频道有超过一半的订阅用户来自海外。”

VCG111175583945

“绊爱”在YouTube上有超过200万粉丝。(视觉中国)

2016年,“绊爱”开始生产视频。不久后,一波YouTube虚拟视频博主开始出现,其中包括带有猫耳朵的“辉夜月”(Kaguya Luna)、穿着西装的“巴卡鲁马”(Baacharu)和“狐娘”(Nekomasu)。

広田稔解释说:“‘狐娘’是一只长着狐狸耳朵的可爱女孩,但她的声音却来自一名在便利店兼职工作的男性。”

虚拟博主“阿美大和”(Ami Yamato)来自伦敦,她常在真实场景中出演,视频中还经常有真人坐在她的旁边。

真实与虚拟的重叠似乎是一个百谈不厌的话题。今年8月,日本唱片公司樱花音乐(Sacra Music)为“辉夜月”举办了一场“音乐会”,吸引了200名观众。

此次活动的举办地并非一个真实地点,而是在共享的网络世界。每位观众都坐在家里,戴着虚拟显示头显。在“音乐会”中,他们被显示为挥舞着荧光棒的棕色光点,成群结队的虚拟人类一起观看“辉夜月”在舞台上表演。

VCG111160433961

一代新型“网红”潮流似乎已经袭来,只不过,他们可能不是人类。(视觉中国)

人造名人

像“辉夜月”和“绊爱”这样的虚拟视频博主并非新鲜事物。2007年,日本媒体公司“克里普敦未来”(Crypton Future)决定为其语音合成软件设计一个相关的角色形象。结果,梳着天蓝色马尾辫的16岁女孩“初音未来”(Hatsune Miku)横空出世。她后来出现在各种漫画、动画和电子游戏中,甚至以全息图像的形式出现在演唱会现场。

当虚拟视频博主在日本兴起时,虚拟人物也大规模进军Instagram。例如,“蜜葵拉”(Lil Miquela)通过电脑生成的自拍照已经吸引了150万粉丝。与“阿美大和”类似,她经常出现在真实人类的身旁。

“蜜葵拉”自称巴西裔美国人,是一名19岁的模特。她甚至和其他虚拟Instagram用户有过关系和争执。不过,所有此类用户都与洛杉矶的一家公司有关联,而该公司得到风险投资大腕的支持。

Instagram上另一位虚拟明星是“舒杜·格兰”(Shudu Gram)。当她2017年第一次在平台上亮相时,她戴着南非恩德贝勒人(Ndebele)传统的金色项环。

这张风格鲜明的照片引发了人们很大的疑虑。虽然它们看起来像是有专业布置和打光的时尚照片,但实际上是用3D软件制作的。

在虚拟人物的世界里,匿名可以成为一种强大力量。如果舒杜·格兰的创造者身份仍是个秘密,人们会有怎样的反应?再或者,如果“绊爱”并非建立在对人工智能的幻想之上,她还会像现在这样受欢迎吗?

在这种亚文化中,包含着一种更深入的亚文化,広田稔称之为“虚拟——美少女——化身”。在这种文化中,男性插画师绘制女性角色,然后用变声器变声。长期以来,互联网让人们很容易将自己展现为不同性别,広田稔还将这一现象与日本歌舞伎剧院中更古老的传统“女形”(Onnagata)——一种让男演员扮演女性角色——进行了比较。

広田稔认为,这是许多人创造虚拟形象的核心原因:“在日本,很多人不想让自己出现在互联网上。虚拟博主可以帮助那些人。”

利润丰厚的亚文化

不过,归根结底,虚拟“网红”崛起的驱动因素很可能是钱。

“这是一种利润丰厚的亚文化,各大品牌在这方面投钱是有意为之的。这些虚拟的YouTube用户也紧跟风口。”

“绊爱”和“蜜葵拉”等账号很像YouTube或Instagram上的网红,他们会吸引知名公司的注意,公司则投钱让他们的产品有特色。因此,为了达到此目的,使用一个可控的虚拟化身而不是真人模特可能反而具备优势。

“我绝对相信广告的角色驱动性质,有助于把日本的虚拟视频博主打造成到比普通人更有吸引力的东西,因为它们更容易营销和推广。”Cosplay和动漫爱好者劳伦·亨特说。

威尔逊也持类似看法。他说,可以想象,未来的时尚品牌会有自己的虚拟角色,类似于克里普敦未来公司的“初音未来”,甚至每个角色都有自己的社交媒体,它可以是一只吉祥物或一名模特。

“否则,他们或许努力提升模特的形象,但几个月后,合同到期时模特们却跳槽去了竞争对手的品牌。有了这种技术,他们可以在使用真人模特时,同时发展出一个角色。”

随着面部识别技术越来越普及,生活在小说里似乎不再是梦想。无论虚拟YouTube或Instagram博主在未来成为互联网的一部分,还是仅仅昙花一现,至少现在,虚拟与现实的界线已然模糊。

凡注明“来源:参考消息网”的所有作品,未经本网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或以其他方式使用。